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村绝品小神农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楚强跟铁憨憨的故事

第三百三十章楚强跟铁憨憨的故事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胡小天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发颤。

        因为他的现在是真得怕了,他本以为自己做的足够隐秘了,没想到还有人能查出来,这些事情除了胡四方跟几个人知道之外,他甚至连最心爱的女人都没告诉。

        “呵呵,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想问问你认识不认识这两个人。”

        郑天成直接打开手机手电筒,然后把两张相片摆在了胡小天面前。

        看到这两个人他也是一愣,本来想要摇头否认,但是看到郑天成的那胸有成竹的眼神,知道今夜就是否认,也躲不过去了。

        “认识,他们俩一个叫楚强,另一个叫铁憨憨。”

        根据胡小天的指认,很明显在病床上的那个是铁憨憨,不过这样名字肯定不是真名。

        “这个真名叫什么?”

        “他真名就叫铁憨憨啊,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他确实是叫这个名字的,他还有一个姐姐,叫铁迎春。”

        胡小天在说这些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五味杂陈,他不知道今晚能补鞥逃过一劫,但是想到李随风之前对付他的那些手段,他便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念头。

        郑天成对于这些似乎早有所料一般,直接笑着道:“可以,还好你说了实话,不然刚才你可是要受一点皮肉之苦的。”

        “来吧,讲讲这两个人的故事,还有你的故事,当然你的最精彩,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我相信,他们俩的故事一定也很精彩,别告诉我这个铁憨憨天生就害怕这个楚强。”

        “而且根据我的调查,这个铁憨憨的姐姐似乎在华山市消失了,怎么消失的,我想不用我多说吧?”

        郑天成的这话说完,他便直接一拳怼在了胡小天的心口窝之上,只是一下,胡小天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李随风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感觉能让郑天成这样的人都忍不住要动手,那么这个胡小天肯定是干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然以郑天成的性格,是决对不会亲自动手的。

        咳咳……胡小天忍着疼痛,再次站了起来。

        “郑大少,程老大,事情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给我个痛快吧,只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栽在同行的手里。”

        说完这话,胡小天直接闭上了眼睛,同时他心里也在做好逃跑的准备。

        他干的那些事情只要被人知道,那么百分百就是死刑,楚强跟铁憨憨的事情他自然也是了解的,而且楚强跟了他三年,铁憨憨也有两年了,甚至铁迎春的事情每每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彭……程楚直接一脚便再次把胡小天踹在地上,冷冷的道:“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还不赶快说?

        真以为我们不敢弄死你?”

        “程老大,我有些不明白,我没招你们,惹你们,为什么忽然要对付我?”

        “呵呵,这件事情需要你的配合,你没有招惹我,但是那个楚强跟铁憨憨却是惹到我了,你最好今晚把他们的事情跟我说一下,不然你们三人一个活不了,你要是说了,这件事情就跟你无关了。”

        郑天成不想跟胡小天这样的人废话,但是让他干违法的事情,他也是不愿意,毕竟他是商人,没有什么利益的反而还有害,对他来说就是赔本的买卖。

        他找胡小天就是验证一下程楚手下的人打听的事情是真是假。

        毕竟从胡小天嘴里说出来的还是比较让人相信。

        “真得?

        我只要说出来他俩的事情就放了我?”

        “废话,你啥时候见我说话不算话了?”

        听到郑天成如此说,胡小天也是整理了一下思绪。

        “认识铁憨憨之前我就认识楚强了,那个时候他才十四岁,不过已经辍学了,十分佩服或者说有些盲目崇拜我们这些混社会的小混混,以为小混混就是黑社会老大,以为只要敢打敢拼就能称霸一方。”

        “而我那个时候就已经跟胡老板干了,我身边也刚好却人看场子,楚强十四的时候就已经一米七了,而且那小子天生脸上就带着凶狠的劲,让人看了害怕,只是跟那小子喝了一顿酒,然后那小子就跟我干了。”

        “后来,那小子打架斗殴越来越厉害,甚至还有把人家搞残废的,还是老板出面摆平的,那小子误以为我给摆平的,更加信任我。”

        郑天成听着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直接冷冷的道:“我只想听铁憨憨跟他的事情,楚强之前干啥我不想听。”

        看到郑天成眼里的冷意,胡小天感觉赔笑道:“这就说,这就说。”

        “楚强跟我的第二年吧,店里来了一个陪酒的女孩,女孩很漂亮,眼睛大大的,很水灵,女孩来工作的时候是带着家里的弟弟一起来的,那个弟弟就是铁憨憨。”

        “铁憨憨平日里不说话,很老实,让他干啥就干啥,唯独只要谁动他姐姐,他就跟谁拼命。”

        “但是有一次,楚强喝多了直接把铁憨憨的姐姐给弄进包房里,威逼利诱的给……”后面的话胡小天没有说,但在场的几个男人都懂。

        “楚强威胁铁迎春,只要服从他一次,以后铁憨憨就可以轻松点,可以不刷马桶,不再马桶边吃饭,还能跟着他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就这样,铁迎春就跟了楚强,一个十五岁的男孩你们敢相信就这么轻松控制了一个二十二的女孩?”

        “铁迎春是农村出身,有着农村的那种思想保守,她跟楚强就是完全奔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想法,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跟着楚强的那一刻,才是她生活苦难的开始。”

        “楚强只要没钱就找铁迎春要,要不出来就让铁迎春去陪酒,陪客,至于铁憨憨楚强压根也没当人看,而且只要铁迎春不给钱,他就揍铁憨憨,可能是打习惯了,铁憨憨对楚强有了病态的依赖吧?”

        对于胡小天的这些话,李随风听的已经拳头攥的紧紧的了。

        但是郑天成却是冷冷的道:“不止这些,还有,你还没说铁迎春为什么消失,怎么消失的。”

        听到胡小天说的这些,郑天成心里已经冷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程楚手底下人调查的十有八九都是真得,而且他感觉这里恐怕不止一起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