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对钱没有兴趣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耶律皇族

第九十一章 耶律皇族

        商尹并没有报太大希望。

        毕竟能够得到《东皇天心经》,《八卦瞳术》已经让他感到心满意足。

        虽然还是想要从里面开出什么好东西,但他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呜……”突然从箱子里面发生奇怪的声音,商尹微微蹙眉,只见竟然有一头浑身雪白的小猫从里面爬出来。

        “这是……”商尹看着眼前的小猫,四肢很粗壮,浑身毛茸茸的,竟是有成年羊羔大小。

        “因为血脉驳杂,被白虎圣族遗弃的杂种白虎。”幸运柜前的仙女小姐姐第一时间回应。

        “就算是血脉驳杂,也是白虎圣兽啊!”商尹看着这小白虎,喜欢得不行,要知道自己可是很缺坐骑。

        原本想要让善商殿蜕变,就是想要购买坐骑,不曾想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获得。

        “嗷呜……”眼前的小白虎舔着自己的脚掌,发出性感的猫叫。

        “你好歹是白虎血脉,发点吼声不会吗?”商尹将其抱起来在怀中,拉着它毛茸茸的尾巴看了看:“居然是母的。”

        “呜呜……”似乎感觉自己被侵犯了,小白虎发出低沉的吼声,它一个翻身,利爪从肉掌中破出。

        商尹连忙松手,放开它:“看不出来,还挺凶,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它认我为主?”

        “人与兽之间,全凭心灵交感,除非你修炼控制驯兽经文,纹术,才能够对其进行掌控。”幸运柜的仙女姐姐笑道。

        “这样吗?那就先带走了。”商尹睁开双眼,果然小白虎就在自己身边:“从今天起,我就叫你小白了。”

        “嗷呜!”小白看着商尹,依旧很不开心,就算自己血脉驳杂,也是出身白虎一族。

        “吃不吃?”他丢出一颗培元丹。

        它闻了闻,舌头一卷,直接咽下去,顿时感觉对商尹的脸色好了许多。

        “果然是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商尹直接取出一百颗培元丹,只见小白舌头一卷,数十颗就含在嘴里,都不带嚼的就直接咽下去。

        不到片刻,百颗培元丹就被吃得一干二净。

        看到这幕,商尹的眼皮子狂跳:“看来还是得多赚钱了,憨憨已经是够能吃了,现在又来了一个。”

        想要让变强,全都要靠养。

        前些时日,只剩下五十八万六千斤左右,不过斩杀了赖鹏,让自己身上的下品仙玉又有所增加,有九十八万六千斤,又有中品仙玉五万斤。

        商尹直接用六千斤,买了六万颗,作为日常小白与憨憨消耗之用。

        “呵……”一旁的憨憨,也发现小白的存在,瞪大眼睛,露出傻笑,他手上也有培元丹,直接凑了上来,小白风卷残云之后,吃个精光。

        商尹看着它,若有所思,培元丹只怕是不行的,憨憨的实力,明显是吃了其他天材地宝之后,才有明显的提升。

        看来要找个时间,让白虎去商会里面挑选自己喜欢的天材地宝,根据前世的玄幻知识,白虎应该喜欢金行一类的天材地宝,但毕竟自己这小白血脉不纯,不一定能喜欢。

        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有坐骑了。

        纵然不是纯血白虎,但也必比许多坐骑都要强上许多。

        一夜无话。

        大清早,耶律保便到门外:“商尹兄,随我进宫见奶奶了。”

        “好。”商尹知道,今日的场合,憨憨与白虎不太适合去,也不知道萧太后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能够成为辽国幕后主宰,必然是个手段非凡的女人。

        虽然自己在夏国,因为商天正的关系,夏皇对他礼遇有加,但这里是辽国,人家不一定卖商天正面子,小心没坏事。

        “憨憨,小白,今天你们就在这里,哪都不要去,等我回来。”商尹直接留下一万颗培元丹,以备不时之需。

        憨憨与小白有得吃,自然不会管那么多,立即沉浸在欢乐的海洋当中。

        “商尹兄,走。”耶律保为商尹准备了一匹麟马,四肢强而有力,体表生有鳞片,寻常刀剑难伤,头生犄角,显然血脉相对纯正。

        麟马,乃是辽国的战略马种,就算对外输出,血脉纯度也都是相对较低的。

        这种战马不仅有极强的耐力,以及爆发力,同时也有惊人的防护能力。

        商尹骑在马上,只觉得疾风马与之相比,虽然速度上可能会有优势,但综合方面对比,还是有些不足。

        在战场之上,还是非常考验综合能力的,突发情况较多。

        “初次见萧太后,我也没有怎么准备礼物。”商尹有些不好意思,他仔细回忆商天正对于萧太后的评价。

        风姿绰约,天纵之才,可为女帝,世间鲜有男子能及万一。

        商天正对于萧太后的只言片语评价,都是相对正面的,故而商尹对她也有天生的好感。

        “嗨,哪里需要这么客气,听奶奶的语气,跟老仙师乃是旧相识,故而想见见你。”耶律保笑道,当日他回来后,曾经跟萧太后谈过与商尹的聊天内容,想听奶奶是什么想法。

        当日萧太后就坦言,想见一见商尹。

        辽国的皇宫,与夏国不同。

        少了几分精致,细腻,多出几分狂野,粗犷。

        通体布局,给人感觉甚为辽阔。

        两人一路上,畅通无阻,最后来到一座宫殿之外。

        “哟,这不是小保吗?”

        有两名男子,他们身着战甲,气宇轩昂,显然也是辽国皇子,并且都要较为年长。

        商尹看到,有一人几乎都是半仙境了。

        “大哥,二哥。”耶律保连忙下马,道。

        “听闻你最近很拼啊,竟然带着奶奶的青鹰军,去护送接应那些贱民?真是让我大为意外!”皇子排行第二的耶律宽笑了笑,道。

        “没办法,马贼猖狂,总要做点什么事,不然边境的百姓,只怕这个春天不好过。”耶律保哂笑,对于耶律宽的冷嘲置若罔闻。

        “小保啊,你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这些游商死了就死了,你能够保护得了他们一时,保护不了他们一辈子,不经磨砺,怎么能变强呢?物竞天择,弱者被淘汰,死于非命是常态,我们身为上位者,是掌握规律的人,而不是让自己的时间,浪费在那些可有可无的人身上,你乃是皇子,又不是东华城的主宰,这些事情不是你该管的。”大皇子耶律木看了他一眼,道。

        “我觉得,身为强者,也要给弱者一个特定的环境,他们才有机会成长啊,就如同我们出生的时候,面对虎狼,怎么敌得过?”耶律保温和回应道。

        “妇人之仁,想当年我辽国的先祖不也是在凶险的环境下,征服巨狼,以战狼骑横扫各部凶徒,驱逐诸般凶兽,才有今日的光景吗?你不给他们经历生死,那些人始终无法突破自己的极限。”耶律木看了商尹一眼,并不知道他的身份,道:“去了一趟夏国,感觉你变得跟他们一样软弱,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抢回来,据我们所知夏国太后可是默许你可以有任何的行动,结果你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简直就是一个懦夫!”

        商尹没有吭气,毕竟这是他们自家兄弟的交流,多说无益,原本族群之间,很多生活上的观念都不一样,也没什么必要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耶律保见商尹在场,自己也不好跟自家兄弟争辩起来,只是淡淡道了一句:“大哥有大哥的想法,我也有我的想法。”

        “几位皇子,太后有请。”一名身着金装的侍女走了出来,她的修为同样也在仙身境,乃是太后身旁的贴身侍女。

        “请!”耶律保笑了笑,伸手虚引。

        商尹是客,便直接走在前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