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剑道第一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不负项上少年头

第十章 不负项上少年头

        推门声很大,也很粗暴。

        雅间内众人皆皱起眉头。

        这是聚仙楼,

        广陵城的第一酒楼!

        谁这么大胆子,不经招呼就闯进来?

        简直放肆!

        下意识地,众人目光都看了过去。

        当看到来人的模样时,包括文灵雪、聂藤在内的众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这家伙怎么来了?

        “我听说过灵雪在这里过生日,所以就不请自来了,哈哈哈,没有吓到各位吧?”

        来人是个少年,一袭华袍,长发披散,容貌英俊,浑身酒气浓烈,脸上笑容肆意张扬。

        黄乾峻!

        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黄氏的嫡系子弟,其父便是黄氏当今族长黄云冲。

        黄乾峻性情骄横疏狂,悍勇好斗,虽只有十七岁,身上早已劣迹斑斑,干过不知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

        可让人有他父亲庇护,他如今依旧活得好好的,这也愈发助涨了他的跋扈气焰。

        当认出来者是黄乾峻,雅间中原本动怒的一些女孩,全都噤若寒蝉,俏脸闪过一丝慌张。

        她们可早听说过这纨绔的恶名。

        就是文灵雪和聂藤,也都眉头紧锁,神色凝重。

        在他们这些大宗族子弟眼中,黄乾峻就是一个横行无忌,霸蛮无比的恶徒,没人愿意与之为伍,唯恐躲之不及。

        雅间的气氛也是一下子变得压抑之极。

        唯独苏奕淡然依旧,他不认得黄乾峻,但也看得出,文灵雪他们躯体紧绷,心绪隐隐有些慌乱。

        明显对这突然闯来的骄横少年极忌惮。

        “我生日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最好现在就出去!”深呼吸一口气,文灵雪冷冷出声,俏脸若寒霜,毫不掩饰自己的排斥和厌憎。

        却见黄乾峻浑然不在意,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了文灵雪一遍,笑呵呵说道:

        “啧,不愧是文灵昭的妹妹,一等一的漂亮,也只有这样的美人,才配得上我。”

        “你……”

        文灵雪俏脸涨红,眸泛怒火。

        “你们瞧瞧,美人就是美人,连生气都漂亮极了。你们说,若我把她娶回家,老爷子肯定也会很满意吧?”

        黄乾峻肆意笑出声。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群护卫,神色暧昧地笑起来。

        在座那些女孩都面露惧色,下意识地看向聂藤,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位城主府禁卫统领的嫡子身上。

        聂藤暗吸一口气,知道这时候自己必须得站出来,否则,以后怕都抬不起头做人。

        “黄少,这里可是聚仙楼,还请你放尊重些。伤了和气,对谁都不好。”聂藤硬着头皮,故作沉着道。

        黄乾峻原本还笑呵呵的脸色猛地一沉,眼神爆绽暴戾之气,“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

        聂藤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一阵青一阵白。

        这一幕,让苏奕意识到,纵然是聂藤,也对这跋扈少年心存极大的忌惮。

        “少爷,这位是城主府禁卫统领聂北虎的儿子,族长大人和这聂北虎也算有些交情。”

        一名护卫笑嘻嘻提醒道,“不过,事情该怎么办,完全您说了算。”

        黄乾峻哦~~了一声,忽地笑眯眯说道:“聂藤是吧,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就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暴打一顿,像死狗般扔到这聚仙楼外的大街上。”

        他笑容满面,话语却无比森然,充斥戾气,“到那时,你怕是会沦为整个广陵城的笑柄,颜面扫地,再抬不起头来!”

        聂藤浑身一僵,双手都悄然紧攥起来,指节发白,手背青筋爆绽,一股说不出的羞愤和愤怒充斥心中。

        而见到这一幕,在座那些女孩俏脸煞白,愈发仓惶无助了。

        整个雅间中,论身份和地位,没有一个比得上聂藤,眼见连他出面都不顶用,怎能不让人心慌?

        便在此时,文灵雪冰冷道:“黄乾峻,你究竟想做什么?”

        黄乾峻抚掌大笑,眼神火热地盯着文灵雪,道:

        “这个问题好!这么说吧,过阵子,我会让我家老爷子去你们文家提亲,以后啊,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他旁边那些护卫都纷纷起哄:

        “少爷好眼光!”

        “大家看好了,那姑娘就是咱们的少夫人了!”

        “那我们得提前恭喜少爷了,哈哈。”

        文灵雪又羞又愤,杏眼圆睁,咬牙道:“可笑,我文灵雪宁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恶棍!”

        苏奕悄然起身,原本淡然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冷意。

        他静静立在那,目光淡漠。

        若在大荒九州,熟悉苏玄钧的人都清楚,苏玄钧目光越是淡漠,神色越是平静,就代表在他心中杀机越盛!

        “话可不能说的这么绝,你姐姐文灵昭何等耀眼,可最后不也还得嫁给他这样的废物?”

        黄乾峻说到最后,抬手一指苏奕,神色尽是蔑视和鄙夷,“我虽跋扈,可我也知道,宗族联姻,从来不是你我这样的小辈说了算!”

        顿了顿,他又笑起来,语气张扬傲然,“文灵雪,我劝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不出一个月,我黄家必让你们文家答应把你嫁给我!”

        一下子,文灵雪俏脸煞白,娇躯微微颤栗。

        黄乾峻的话,戳痛了她的心!

        当年,她姐姐何等抗拒那门婚事,连她的父母都极力反对,可最终还是拗不过老太君的意志,最终和姐夫结合在了一起。

        这样的事实,让文灵雪不得不担心,万一黄乾峻真的提亲,文家会否也会如此对待自己。

        想到这,文灵雪嘴唇都快咬破,内心仓惶,眼神变得惘然,自己以后……就会嫁给一个劣迹斑斑的纨绔?

        若这样,还不如抹脖子自杀!

        “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你身上。”

        一只温暖的手掌按在文灵雪肩膀上,她抬起眼,就看到了苏奕那温和而平静的清隽脸庞。

        “姐夫……”内心仓惶失措的文灵雪就如找到避风港,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暖意,声音都隐隐带着一丝哽咽。

        “这场聚会已了无趣味,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苏奕轻声道。

        “嗯!”

        文灵雪下意识点头,可旋即就露出忧色,“姐夫……他们……”

        “放心,交给我。”

        苏奕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柔和。

        说着,他目光一扫聂藤和其他女孩,道:“你们要走吗?”

        聂藤他们都错愕,差点懵掉。

        这苏奕疯了吗?

        没看到黄乾峻这纨绔和他的护卫都还堵在大门前?

        谁能想象,一个修为尽失,被广陵城人人讥笑的上门女婿,怎么就敢说出这种话!?

        “哈,你刚才说什么,要带着他们从这里离开?”

        这时候,黄乾峻挖了挖耳朵,笑得很夸张,“苏奕,你一个废物啊,说的话却竟比我都狂,谁……给你的勇气?”

        那些护卫也都笑得乐不可支,似听到世间最滑稽的笑话。

        “苏奕,不要再捣乱了好不好!!”

        聂藤都有些恼了,脸色阴沉铁青,一字一顿道,“这件事,我来解决,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再添乱,别怪我不管你!”

        这番话,铿锵有力,那些女孩都不禁动容,只觉聂藤这一刻充满了顶天立地的男儿气概!

        相比起来,苏奕之前的表现……实在太让人恼火了!

        一个废物,就凭一张嘴就想带他们从这里离开?

        可笑!

        “既是少年,自当有此热血,如此才不负项上少年头。这一刻的你,没让我小觑。”

        苏奕看了聂藤一眼,点了点头。

        聂藤呆了一下,这家伙的口吻怎么……怎么……

        不等他回神,堵在大门前的黄乾峻露出一抹不耐之色,猛一挥手:

        “去,给我把那废物拿下,扒了他的衣服,悬吊在城门下,我要让全城人都看到他的丑态!”

        “少爷您瞧好了!”

        早已迫不及待的一名护卫抢先冲了出来。

        “小子,爷们陪你玩玩!”

        这护卫身影健硕魁梧,满脸横肉,仅仅立在那,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周围那些少女都脸上一白,那凶恶的模样惊到。

        羊晟!

        黄乾峻手下的得力护卫,搬血境“炼肉”期修为,一身皮肉如钢似铁,力如蛮牛,精通“大摔碑手”。

        动辄裂筋断骨,不死既残。

        说话时,他猛的一掌劈砸过去,势如摔碑,掌风暴烈,这要打实了,非得重伤在地不可。

        “姐夫快躲!”

        文灵雪惊叫,花容失色,以她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去阻止。

        “莫慌,这种炼力不炼气的货色,绣花枕头而已。”

        淡然的声音中,就见苏奕那瘦削挺拔的身影动了。

        迈步上前,动如苍鹰搏兔,单手一抓,便精准擒住羊晟的脉门,苏奕臂膀随之发力。

        手腕一抖。

        羊晟魁梧健硕的躯体一个趔趄,身上血肉像翻滚的床单似的,一身力气都被这“一抖”的力量势如破竹般摧垮。

        抖劲如崩!

        这是一种神乎其技的发力技巧。

        练到最高深的地步时,敌人一旦中招,浑身的血肉、骨架、内脏都能全部“抖”碎成粉!

        眼下,羊晟虽不至于当场暴毙,內腑也已遭受重创。

        紧跟着,苏奕一脚踹出。

        砰!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羊晟的身体凌空飞出,轰然砸在雅间一侧的墙壁上。

        他浑身筛糠似的剧烈抽搐,七窍淌血。

        满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