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时空双禁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时空双禁

        莹光流转,如宝镜明玉一般光滑的斩龙台上,陈青凰身躯冰冷。



        她那张颠倒众生的绝美容颜,如众神精心雕琢的一件艺术品,没丝毫的瑕疵,且符合所有生灵的审美观。



        不论是人族的男人,还是外域各族的雄性豪杰,甚至是大妖和异兽,只要看到这张脸,都会自然而然地觉得,她是那般的美好,那般的出彩。



        或许也正是如此,她甚少以真实面容示人,大多头戴垂落珠帘的皇冠。



        此刻,不知是不是嗅到了危机,她原本均匀的呼吸,居然稍显急促。



        “在我这,你未曾做错过什么。”



        低头看着她,虞渊轻声说,眼神温柔。



        忽然间,虞渊觉得他和陈青凰有很多相似之处,联想起两人从结识,到现在的那些场景,他愈发坚信,他和陈青凰还有很深的缘分。



        “这一世的你,至少没辜负过我,所以我不能看着你去死。”



        虞渊在心中轻声低语。



        星星点点的奇异光烁,忽然从陈青凰躺着的斩龙台中冒出,密集地,似充满了内部两个奇异的小天地。



        虞渊左手食指的指腹,缓缓地按在自己的眉心穴窍,然后他轻轻闭上眼。



        虞依依脑海在轰鸣,她仿佛聆听到,一个来源于过去的轻声呢喃。



        身为煞魔鼎器魂的她,娇柔美好的魔躯,忽大幅度地颤栗。



        “主人……”



        她移步到虞渊背后,低垂这头,单膝跪伏了下来。



        犹如先前两次。



        “千鸟界时,你不肯醒。源血大陆时,你犹豫不决。如今居然因为青鸾女皇,你要去苏醒第一世的自我。”



        虞依依双肩抖动着,不断地摇头,她心灵被冲击的太厉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也想不明白,为何虞渊肯为了不算太亲密的陈青凰,失去地理智,去接纳那个,他一直抗拒的另一个自我。



        “别,别醒来那个你。求你了,我更愿意看到,你以现在的身份,带我去看辽阔的天外风景。”



        她在心里呢喃着,她知道虞渊能听到,也什么都能感应。



        可虞渊,根本没理会她。



        谭峻山和渐渐合拢弯月中的虞蛛,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讶然。



        哧啦!哧哧!



        一条接着一条,流光璀璨的时空裂缝,莫名地在弯月附近撕开。



        和很多域界天地的空间裂缝不同,此刻悄然撕扯开来的裂缝,透着时空混乱的神秘异能,这让离其中一条裂缝较为接近的血魔族奎利,现出返老还童的奇相。



        奎利,看着一条绽裂



        开来,内中流萤狂舞的缝隙,只是稍稍以魔魂感应。



        随后,就被里头的时空异能涌入。



        这位血脉达到九级,活了三千多年的血魔族老,恐惧地感受到了力量的流逝,最近八百年精炼的血能,莫名地离去。



        他变得年轻了许多,潮气蓬勃,可他的血脉等级,居然因此跌落到八级!



        八百年的苦修,在顷刻间没了,奎利吓的魂飞魄散。



        哧啦!



        一条怪异的时空裂缝,突显于变异魔怪停留之地,就见那些遭受污秽异能侵蚀,魂魄和躯体早已沦陷的魔怪,眼瞳深处,竟渐渐闪烁出灵性再现的光芒。



        他们似在极短时间内,回到了没有被污秽异能侵蚀的过去,正茫然地打量四周。



        咔嚓!



        收缩着的弯月,突然止住了,灿然的月能再也不能聚涌。



        长条形的斩龙台,似乎因虞渊的一只手触碰,大放神采。



        他双眸紧闭,另外一只手的指腹,抵住眉心。



        指腹下,仿佛有第三只眼正在生成!



        时间,因此而停滞,空间仿佛结了冰。



        除虞渊外,斩龙台附近的千万里星域,所有的人和物,时间和空间,法则被颠覆,大道至理被扭曲摧毁。



        半响后,他移开按着眉心的指头。



        眉心处,一簇微缩亿万倍的巨大虚魂幽影,似在其灵魂至深隐秘之地,借时空异能,冷漠地看着外界。



        双眸紧闭,犹如开出第三眼的虞渊,一手环抱着陈青凰,一手轻轻握住斩龙台。



        他一步就踏出了那轮停止收拢的弯月,虚空缓缓踱步,然后在谭峻山身前停下,眉心的奇诡虚魂幽影,似深深看了谭峻山一眼。



        修到自在境后期,有望在将来,继承一袭神位的谭峻山,如岩石般岿然不动。



        他想动,只是动弹不得。



        他气血、灵力和识海皆被封闭,他的魂魄在识海内,只能隐隐瞧见,一道顶天立地的恐怖魂影。



        此魂影,令他简直要窒息,令他三魂颤抖。



        一眼之后,虞渊收回了目光,以长条形的斩龙台,朝着血魔族的奎利点了一下。



        奎利,如落地的瓷瓶,瞬间化作数不尽的碎块。



        血肉碎块,还静止在原地,一点不落。



        如山般的阿德勒,神女般的西米茨,保持着原有的姿态,一动不动,甚至连魔魂都不能流动一下。



        思想和意识,也被时间之力冻结。



        嗤!嗤嗤!



        在阿德勒和西米茨背后,有一片黑暗深幽,内中传开奇怪的声响。



        仿佛有什么东西,用力撕扯摩挲着时空结界,拼命想要从某个时空异境,闯入到此方世界,打破在时间和空间合力下,全面静止的奇地。



        可惜,始终未能成功。



        虞渊眉心处,微缩亿万倍的虚影,饶有趣味地,看着那片黑暗深幽,还颇有耐心地等候了一阵子。



        那边的东西,依然不能如愿进来。



        噗!噗噗噗!



        除阿德勒和西米茨外,极地天魔,被血魔附体的地穴族族人,变异魔怪……



        还有千里外,即将抵达于此的另外一批天魔分支,接连化作血雾和灰烬,而且一团团血雾,爆开之后,又成为诡异的静止状态。



        过了一会,说不出怪异的虞渊,似觉得无趣。



        他轻轻握着的斩龙台,指向一条绽开的时空裂缝,就见裂缝内风云突变,随着他的心意改变通道和坐标方位。



        不多时,一个星辰明耀,有日月的星域,便在里头缓缓呈现。



        星域缓缓清晰,缓缓锁定一个暗黄星辰,将那里和此地,神奇地连接起来。



        他略作犹豫,回头看了看单膝跪地,垂首在胸襟的虞依依,表情显得有些复杂。



        “哎。”



        深深叹息了一声,最终,他并没多说什么。



        一手环抱着陈青凰,一手握着斩龙台,他不慌不忙地进入绽开的时空裂缝。



        虞依依,虞蛛,他未曾带上。



        在他踏入裂缝的那一刻,属于他的气息,来自斩龙台的神妙力量,就在收敛。



        待到他消失之后,绽开来的时空裂缝,一条条地迅速愈合,此方星域的规则和崩塌的大道,像是再次被拼凑搭建出来。



        第一个挣脱时空封禁者,赫然是谭峻山,他轰然一震,脸上满是惊撼。



        他之后,虞蛛,虞依依,阿德勒和西米茨,相继苏醒过来,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哗!



        成了众多血肉碎块的奎利,就此向下抛落,源于奎利自身的空间异力,殛灭了他的血魂和心脏。



        奎利因此而失去了再生可能。



        “虞渊呢?”



        “青鸾女皇呢?”



        阿德勒和西米茨这两尊魔神,四顾看了一圈,等发现虞渊和陈青凰失踪之后,立即慌了神,大声地尖叫起来。



        “死光了,所有效忠于格雷克的天魔异类,尽数死绝。”虞蛛茫然四顾。



        看着漂浮着的煞魔鼎,感受着煞魔的重新活跃,身为鼎魂的虞依依,低声抽泣起来,她边哭边在心中自语:“您,就这样舍弃了我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