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赘婿在线阅读 - 第九九六章 孩童与老人(下)

第九九六章 孩童与老人(下)

        车队乘着黄昏的最后一抹天光入城,在渐渐入夜的微光里,驶向城池东侧一处青墙灰瓦的院子。

        从老牛头载来的第一批人一共十四人,多是在动乱中跟随陈善均等人身边因而幸存的核心部门工作人员,这中间有八人原本就有华夏军的身份,其余六人则是均田后被提拔起来的工作人员。有看起来性情鲁莽的卫士,也有跟在陈善均等人身边端茶倒水的少年勤务兵,职务不一定大,只是适逢其会,被一并救下后带来。

        这十四人被安排在了这处两进的院落当中,负责卫戍的士兵向他们宣布了纪律:每人一间房,暂不许随意走动,暂不许随意交谈……基本与监禁类似的形式。不过,刚刚从动乱的老牛头逃出来的众人,一时间也没有多少可挑剔的。

        众人进去房间后不久,有简单的饭菜送来。晚饭过后,成都的夜色静悄悄的,被关在房间里的人有的迷惑,有的焦虑,并不清楚华夏军要如何处置他们。李希铭一遍一遍地查看了房间里的布置,仔细地听着外界,叹息之中也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在隔壁的陈善均只是安静地坐着。

        亥时左右,听到有脚步声从外头进来,大概有七八人的样子,在带领之中首先走到陈善均的房门口敲了门。陈善均打开门,看见穿着黑色军大衣的宁毅站在外头,低声跟旁边人交代了一句什么,然后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宁先生……”陈善均看着他,缓缓地敬了个礼,宁毅也回以军礼:“你看起来老了很多。”他的目光平静,没有控诉也没有审判、亦没有“我早就说过”的得意,平静中显得凝重。陈善均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吧?”宁毅道。

        陈善均便挪开了身体:“请进、请进……”

        房间里布置简单,但也有桌椅、热水、茶杯、茶叶等物,宁毅走到房间里坐下,翻起茶杯,开始泡茶,瓷器碰撞的声音里,径直开口。

        “对你们的隔离不会太久,我安排了陈竺笙他们,会过来给你们做第一轮的笔录,主要是为了避免今天的人当中有欺男霸女、犯下过血案的罪犯。而且对这次老牛头事件第一次的看法,我希望能够尽量客观,你们都是动乱中心中出来的,对事情的看法多半不同,但如果进行了有意识的讨论,这个概念就会趋同……”

        宁毅说着,将大大的瓷杯放到陈善均的面前。陈善均听得还有些迷惑:“笔录……”

        “成功之后要有复盘,失败之后要有教训,如此我们才不算一无所得。”

        “老牛头……”陈善均呐呐地说道,随后缓缓地推开自己身边的凳子,跪了下来,“我、我就是最大的罪犯……”

        宁毅十指交叉在桌上,叹了一口气,没有去扶前方这几近漫头白发的失败者:“可是老陈啊……你跪我又有什么用呢……”

        这叹息飘散在空中,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陈善均的眼中有泪水流下来,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宁毅沉默了许久,方才看着窗外,开口说话:“有两个巡回法庭小组,今天接到了命令,都已经往老牛头过去了,对于接下来抓住的,那些有罪的作乱者,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进行记录,这中间,他们对老牛头的看法如何,对你的看法如何,也都会被记录下来。如果你确实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这边会对你一并进行处置,不会姑息,所以你可以想清楚,接下来该怎么说话……”

        他顿了顿:“但是在此之外,对于你在老牛头进行的冒险……我暂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它。”

        “当然是有罪的。”陈善均扶着凳子缓缓站起来,说这句话时,语气却是坚定的,“是我鼓动他们一道去老牛头,是我用错了方法,是我害死了那么多的人,既然是我做的决定,我当然是有罪的——”

        “你用错了方法……”宁毅看着他,“错在哪些地方了呢?”

        “老牛头……错得太多了,我……我如果……”说起这件事,陈善均痛苦地摇晃着脑袋,似乎想要简单清晰地表达出来,但一时间是无法做出准确归纳的。

        “老陈,今天不用跟我说。”宁毅道,“我会派陈竺笙他们在第一时间记下你们的证词,记录下老牛头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你们十四个人以外,还会有大量的证词被记录下来,不管是有罪的人还是无罪的人,我希望将来可以有人归纳出老牛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做错了什么。而在你这边,老陈你的看法,也会有很长的时间,等着你慢慢去想慢慢归纳……”

        “我不应该活着……”

        “你不一定能活!陈善均你觉得我在乎你的死活吗!?”宁毅盯着他。

        陈善均愣了愣。

        宁毅道:“如果你在老牛头真的为了自己的私欲做了该死的事情,该枪毙你我立马枪毙!但与此同时,陈善均,天下大同错了吗?人人平等错了吗?你失败了一次,就觉得这些想法都错了吗?”

        “……”陈善均摇了摇头,“不,这些想法不会错的。”

        “是啊,这些想法不会错的。老牛头错的是什么呢?没能把事情办成,错的自然是方法啊。”宁毅道,“在你做事之前,我就提醒过你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问题,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行动的原动力是需求,需求产生利益,一个人他今天要吃饭,明天想要出去玩,一年之内他想要满足阶段性的需求,在最大的概念上,大家都想要天下大同……”

        “可是长期利益和短期的利益不可能完全统一,一个住在水边的人,今天想吃饭,想玩,半年之后,洪水泛滥会冲垮他的家,所以他把今天的时间腾出来去修河堤,如果天下不太平、吏治有问题,他每天的日子也会受到影响,有的人会去读书当官。你要去做一个有长期利益的事,必然会损害你的短期利益,所以每个人都会平衡自己在某件事情上的支出……”

        “老牛头从一开始打地主匀田产,你说是让生产资料达到公平,可是那中间的每一个人短期利益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几个月以后,他们无论做什么都得不到那么大的满足,这种巨大的落差会让人变坏,要么他们开始变成懒人,要么他们挖空心思地去想办法,让自己获得同样巨大的短期利益,比如以权谋私。短期利益的获得不能长久持续、中期利益空白、然后许诺一个要一百几十年才有可能实现的长期利益,所以他就崩了……”

        宁毅看着他:“我想到了这个道理,我也看到了每个人都被自己的需求所推动,所以我想先发展格物之学,先尝试扩大生产力,让一个人能抵好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用,尽量让物产丰盈以后,人们衣食足而知荣辱……就好像我们看到的一些地主,穷**计富长良心的俗谚,让大家在满足之后,稍微多的,涨一点良心……”

        陈善均摇了摇头:“可是,这样的人……”

        “你想说他们不是真的善良。”宁毅冷笑,“可哪里有真正善良的人,陈善均,人就是动物的一种!人有自己的习性,在不同的环境和规矩下变化出不同的样子,也许在某些环境下他能变得好一些,我们追求的也就是这种好一些。在一些规则下、前提下,人可以更加平等一些,我们就追求更加平等。万物有灵,但天地不仁啊,老陈,没有人能真正摆脱自己的性情,你之所以选择追求大我,放弃小我,也只是因为你将大我视为了更高的需求而已。”

        房间里安静下来,宁毅的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那么,陈善均,我的想法就是对的吗?我的路……就能走通吗?”

        陈善均抬起头来:“你……”他看到的是平静的、没有答案的一张脸。

        宁毅站了起来,将茶杯盖上:“你的想法,带走了华夏军的一千多人,江南何文,打着均贫富的旗号,已经拉起了一支几十万人的队伍,从这里往前,方腊起义,说的是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再往前,有无数次的起义,都喊出了这个口号……如果一次一次的,不做总结和归纳,平等两个字,就永远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中楼阁。陈善均,我不在乎你的这条命……”

        宁毅的目光看着他,眼中仿佛同时有着炽烈的火焰与冷酷的寒冰。

        “我不在乎你的这条命。”他重复了一遍,“为了你们在老牛头点的这把火,华夏军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给了你们活路,给了你们资源,一千多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有这一千多人,西南大战里死去的英雄,有很多可能还活着……我付出了这么多东西,给你们探了这次路,我要总结出它的道理给后世的探路者用。”

        他顿了顿:“老陈,这个世界的每一次变化都会流血,从今天走到大同世界,绝不会一蹴而就,从今天开始还要流无数次的血,失败的变化会让血白流。因为会流血,所以不变了吗?因为要变,所以不在乎流血?我们要珍惜每一次流血,要让它有教训,要产生经验。你如果想赎罪,如果这次侥幸不死,那就给我把真正的反省和教训留下来。”

        “这几天好好想想。”宁毅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

        秋风飒飒,吹过夜色中的庭院。

        从陈善均房间出来后,宁毅又去到隔壁李希铭那边。对于这位当初被抓出来的二五仔,宁毅倒是不用铺垫太多,将整个安排大致地说了一下,要求李希铭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对他这两年在老牛头的所见所闻尽量做出详细的回忆和交代,包括老牛头会出问题的原因、失败的理由等等,由于这原本就是个有想法有学识的书生,因此归纳这些并不困难。

        只是在事情说完之后,李希铭意外地开了口,一开始有些畏缩,但随后还是鼓起勇气做出了决定:“宁、宁先生,我有一个想法,斗胆……想请宁先生答应。”

        “嗯?”宁毅看着他。

        话既然开始说,李希铭的神色逐渐变得坦然起来:“学生……来到华夏军这边,原本是因为与李德新的一番交谈,原本只是想要做个内应,到华夏军中搞些破坏,但这两年的时间,在老牛头受陈先生的影响,也慢慢想通了一些事情……宁先生将老牛头分出去,而今又派人做记录,从头寻求经验,胸怀不可谓不大……”

        “有事说事,不要拍马屁。”

        “……老牛头的事情,我会一五一十,做出记录。待记录完后,我想去福州,找李德新,将西南之事一一告知。我听说新君已于福州继位,何文等人于江南兴起了公平党,我等在老牛头的所见所闻,或能对其有所帮助……”

        李希铭的年纪原本不小,由于长期被威胁做卧底,因此一开始腰杆子难以直起来。待说完了这些想法,目光才变得坚定。宁毅的目光冷冷地望着他,如此过了好一阵,那目光才收回去,宁毅按着桌子,站了起来。

        “接下来给你两个月的时间,留下所有该留下的东西,然后回福州,把所有事情告诉李频……这中间你不耍花招,你家里的人和狗,就都安全了。”

        宁毅的语言冷漠,离开了房间,后方,发鬓微白的李希铭拱起双手,朝着宁毅的背影深深地行了一礼。

        宁毅离开了这处平凡的院落,院子里一群心力交瘁的人正在等待着接下来的审核,不久之后,他们带来的东西会去向世界的不同方向。黑暗的天幕下,一个梦想蹒跚起步,摔倒在地。宁毅知道,无数人会在这个梦想中老去,人们会在其中痛苦、流血、付出生命,人们会在其中疲惫、茫然、四顾无言。

        可除却前进,还有怎样的道路呢?

        ……

        马车在灯火的照亮下,穿过城市的街头,去往迷离的远方,天空之中,银河流淌。

        对于这天幕之下的渺小万物,星河的步伐从不留恋,转眼间,黑夜过去了。七月二十四这天的清晨,辽阔大地上的一隅,完颜青珏听到了集合的命令声。

        他与一名名的女真将领、精锐从营房里出去,被华夏军驱赶着,在广场上集合,然后华夏军给他们戴上了镣铐。

        “上路的时候到了。”

        华夏军的军官这样说着。

        完颜青珏知道,他们将成为华夏军成都献俘的一部分……